2000.12.26  中國時報
                 教授「高」抬貴手 給分90起跳

                  林照真?調查採訪  學期將末,教師忙著評量學生的學習成
                 效, 應該不會有人同意大學教育旨在追求高分,但 環視各大
                 學,不少院所都採取高分主義,老師 分數給的慷慨,學生也以
                 給分高低做選課標準 ,愈好混的科目愈多人修。從未公開的
                 「大學 分數檔案」,讓人驚訝現在學生成績實在高得 離譜。

                  台灣大學與交通大學是國內少數關注分數偏 高現象的兩所大
                 學,交大統計後發現,全校研 究所和大學部課堂平均分數最高
                 者都高達九十 九分;如果上課人數在五人以下的科目不予計
                 算,則研究所與大學部全班平均分數最高者分 別是九十七點五
                 與九十四,也是高得驚人。台 灣大學則是每學期整理出全校六
                 千門課中,平 均分數給最高的前三十名。根據台大資料指出
                 ,上個學期的前三十名全班平均成績都在九十 分以上,台大給
                 分最高者全班的平均分數是九 十三點六分。

                  交大與台大的「大學分數檔案」其實正反映 台灣各大學現行
                 的分數文化。已有不少老師提 到,很多研究所分數都是九十分
                 起打,大學部 是八十五分起打。一名老師說,她有一門課因
                 為給分不超過八十五分,第二年後課就再也開 不成了。學生對
                 她說:「老師,妳分數

                  論文口試時,一樣是採取高分主義,口試委 員都是看指導教
                 授面子給分,未過關的論文比 率極低。一名年輕教授說,他有
                 一次到商學院 口試,雙指導制的兩名指導教授一個給九十三
                 分,一個給九十五分,他一個年輕教師想給八 十一分都覺得很
                 為難,最後只好給八十五分。

                  現在很多學生修課不是因為教學內容,而是 受分數吸引。一
                 名教授感歎,如果給學生的分 數不到八十分,是屬於「很沒有
                 競爭力」的老 師,因為學生要拿獎學金、要申請出國留學、
                 要參加推薦甄試,都需要高分才行。交大註冊 組主任張漢卿就
                 說,研究所的推薦甄選經常會 發現私校送來的成績普通偏高,
                 這種不是很公 平的分數表現,真的很難作業。

                  於是,分數變成招攬學生修課的主要工具, 必修課老師或許
                 可以較瀟灑,但很多選修課都 需要學生來修,就連公立學校都
                 規定要有一定 的學生人數,所以選修課變成營養學分取向,
                 最普遍的更發生在通識課程上,成為大學最大 的弊病。就有大
                 學行政人員提到,大學通識教 育不少教師都是外聘,這些人強
                 調公關,一律 給高分。

                  一名教師說,現在學生選課,並不在乎老師 教學好壞,全看
                 課好不好混,如果好混分數給 的又高,就會變成全班都修。一
                 名老師說,在 他們學校也有老師故意用分數去巴結學生,對
                 學生要求少,分數又高。另外有老師說,一些 老師給高分,圖
                 的是與學生長期的關係,例如 學生畢業開公司,老師可以當顧
                 問。

                  如果碰到老師上課嚴格,分數給的又不高, 就很難受到一般
                 學生歡迎,會「當」人的老師 被學生戲稱為「頭號殺手」、
                 「大當舖」。學 生這種反應讓老師心裡很掙扎,老師也常感到
                 孤單,有的會降低標準,有的還是決定做自己 。就有老師坦誠
                 因為不希望學生到網路上告狀 、說壞話,曾把全班集體加分;
                 而有些老師年 資愈深,看得愈透,分數都給的鬆了。

                  此外,在好幾個學校,由學生進行的教學評 鑑被認為是考核
                 教授教學與服務的指標,也同 時是升等的參考分數,或是選拔
                 優良教師的根 據。尚未升等的年輕教授不知道系所會如何解
                 讀,多半還是很在意,有人因此在課堂上不太 敢嚴格要求,變
                 成老師討好學生。

                  一名留美回國的年輕教授說,美國學生都非 常清楚學生評鑑
                 對任課教師的具體影響,曾有 學生暗示老師如果分數給的高,
                 學生評鑑成績 就會高,他覺得台灣學生還未染上這個惡習。

                  為了使大學分數正常化,學校開始採取各種 措施。台大教務
                 長李嗣涔說,台大三年來每學 期統計給分最高的前三十堂課,
                 這些資料都是 私下發給任課老師,在公文上並沒有任何價值
                 判斷,但多數老師看到後大部分都會自動下降 分數,每學期名
                 單重複的老師只有一、二名。

                  而六年多來交大都是把成績送交各系所參考 ,認為單單送給
                 老師沒有太大用處。交大註冊 組主任張漢卿更指出,研究所修
                 課的人少,情 況比大學更嚴重。上課老師有時就是指導老師
                 ,成績都給的很高,學生評鑑再給高分,讓兩 種評量都失去意
                 義。

                  有的老師雖然「宰學生宰得很凶」,但「當 掉」學生,老師
                 卻一點也不快樂。一名老師就 說,因為學校有退學制,被「
                 當」的學生常罵 老師是刮奪受教權的「幫兕」,BBS站上可以
                 看 到學生指名道姓罵「老師,你好狠」等字眼, 因此有人認
                 為如果沒有二一退學制,教授可以 更無精神負擔地把未達標準
                 的學生當掉。

                  為了讓老師給分正常化,很多學校都取消所 謂「二一」退學
                 制 ,即單一學期一半以上學分不及格就須退學的 制度。退學
                 制取消後,教師打低分果然較無心 理壓力,但學生學習成績卻
                 大為低落。中正大 學代校長王茂齡說,中正原來每學期約有十
                 五 至廿名的學生被「二一」,取消退學制後,「 二一」學生
                 人數立刻激增到四百多人,成長了 廿幾倍。

                  而在交大,有五十七個人長達三學期的成績 都被「二一」,
                 其中更有十五人四學期成績都 是「二一」,在最近一學期共二
                 百廿七人被「 二一」中,還有四十一人的及格學分低於 四,
                 實在令人咋舌,但這種現象其實是各校皆 同。因為學生學習狀
                 況惡化太厲害,有好幾個 學校都已恢復退學制,以此來看,日
                 後老師給 低分的壓力更大。

                  有老師慨歎,雖然還是有用功認真的學生, 但現在學生好像
                 比較沒有方向感,學生打工、 兼職等進入社會較早,延畢的學
                 生卻多很多。 也有老師認為學生素質愈來愈差,一堂課能渡
                 化幾個學生就很好了。

                  很多教授感歎高分風氣惡化,一名老師在全 班集體抗議後,
                 決心堅持自己高標準的要求, 拂袖而去。但私下卻非常憂慮:
                 「校園風氣不 改,真不知自己能堅持多久?」